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心路(第16章)-

时间:2021-04-05来源:知音文学网 -[收藏本文]

    “哎,我在这里!”辛亚玲踮起脚来向顾跃明招手。
    顾跃明赶忙迎上前去,辛亚玲急切地问“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呀?我刚吃好饭,就奔这里来了!”
    顾跃明看她着急的样子,就故意卖关子。“没事就不能约你出来吗?”“我看不像,一定有什么事,你快说啊!”辛亚玲有些急了。
    顾跃明看着她支支吾吾地半天没说出来,看他难以启齿的样子,辛亚玲就逗他:“如果你没事我就不和玩了,我还有事情做呢!”说完,做出要准备走的样子。
    “咱们准备结婚吧!我们都不小了!”说完,就像小学生说错话等着老师挨批。听到这话,已经抬腿做出要走样子的辛亚玲,有些惊愕看着他。
    “这话你说出来的?你真要和我结婚?你不后悔?”辛亚玲望着顾跃明说。“我想好了,你不是说,不要去摘够不到的葡萄吗,我觉得,人还是要现实一点,与其找一个我爱的人,倒不如去一个爱我的女人做老婆。你说对吧?”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不是说,我们不合适吗?”说完,看顾跃明脸色的变化。顾跃明很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皮,不知怎样应答。
    “好了,我答应,做你的老婆,以后可要对我好啊,一辈子都要好。”说完,脸上升起一排红晕。
    其实,当辛亚玲听到顾跃明向她求婚的话,心里也是很激动的,只是表面上装着不在乎,她在心中早就接纳了他。顾跃明的人品,秉性和家庭情况都基本了解。她觉得,这家人都是很好的人,尤其是妈妈和姐姐都对他她好。虽然她早没有过去那种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老思想,但婆家如果不好相处也是很痛苦的。她觉得自己还是很庆幸的。
    “是不是你妈妈让你来问的?否则你敢说出来吗?”辛亚玲歪着个头,看着顾跃明的脸,笑嘻嘻地说。
    “也有这个意思,但主要是我的意思,妈妈只是希望我早一点成家,她可以少操一点心。”
    他们顺着公园的小路往前走着,顾跃明健壮的体魄,月白色的短袖衬衫和笔直的西裤显得很精神。辛亚玲身着连衣裙,肩挎小皮包,悠闲地走着,匀称的身材,亭亭玉立,�j�愣嘧恕T诎�晚闲逛的人中多少有些引人注目。
    自从向辛亚玲表白自己的心迹以后,他的心轻松许多。工作也格外的卖力,他虽然还在班组工作,但现在的他已经今非昔比了,原来班上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剩电焊工杨师傅了,其他人都因各种原因离开了。但,又来了几个新人,工作和日子过得平常而平淡。
    顾跃明和辛亚玲商定,秋天的时候,选一个日子举行婚礼。
    顾妈妈听过儿子商定好了结婚的日子,那种喜悦溢于言表。赶紧和老头商量儿子准备结婚的东西,顾爸爸却不以为然,认为,结婚是他们两个人事,只要自己决定了就办个简单的婚礼就行,别人操那么多心干吗?结果两两口闹得不高兴。
    顾他*的热情被老头这一挫,心里很窝火。“你生的儿子,你不管,是吧?我找女儿商量去!以后你也别插手。”这下,顾爸爸弄得不知说啥好了。
    晚饭后,妈妈安顿好外先天性癫痫病有希望治好吗孙马剑涛的学习后,看也不看老头,就开门出去了,涛涛已经六岁多,已经看懂大人的事了,看看外婆的走了,就很机灵的跑到外公跟前哄他。这下老顾有了借口了,他急忙让涛涛收拾起文具,拉着他也出门了。
    马剑涛不明白外公的意图,在路上一个劲的问。老顾不说话的往前走,来到女儿家的楼下,马剑涛这个机灵鬼终于明白了。
    “外公,你这是到我家去啊,我爸妈今天在家,早上,听妈妈说,买什么东西来着,你去了,我妈一定很高兴。”
    老顾径直走向女儿的家门,刚要敲门,门却开了。
    出来的是邻居小刘,老伴和女儿在送他出门。一看,爸爸也来了,就赶紧让进门。“你这个死老头,你不管,还来干什么?还把涛涛也拉来了,孩子不学习啊?”顾妈妈趁机开始数落他。
    “谁说我不管了,我是说,结婚的事自己要张罗,我们只是配合一下。”顾爸爸和老伴争辩起来。
    看到父母又在吵架,顾月跃琴赶紧去安慰他们,每人倒一杯水,让他们坐下慢慢地说。
    “这结婚的房子都没着落,我能不急啊,你看你爸那个样子,不管,不管,就会说这个。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能像你我当年啊?”妈妈越说越气。
    “先别说了,弟弟的事我操心就好了,你们老两口别再吵了,没有多大的事。你们放心好了。”回头一看涛涛,还背着书包站在地中央,就没好气的说:“去去去,到里面写作业去!”涛涛很不高兴的进去了。
    这时,马明阳也回来了,进门一看岳父、岳母一脸不高兴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搓着手不知道怎么宽慰他们。顾跃琴一把拉过他,小声对着耳朵说,马明阳听得直点头。
    马明阳说:“爸,妈,时间还早,跃琴还要看着涛涛学习,我把邻居叫来,搓几圈麻将,怎么样?”说完出门叫邻居老李了。
    顾爸爸没吭声,可顾妈妈还在气头上:“要玩,你们玩,我可没那闲工夫!”说着起身要走。
    顾跃琴赶紧哄,可她还是执意要走,这时顾爸爸又火上浇油地说刺她:“要走,你走好了!”,这让顾妈妈更受不了。正在在僵持,马明阳和老李进来了。一看这个情况,就赶紧劝。
    “老领导,你安静一会,大嫂,你先坐下,且听我讲几句话,如果不中你的意,你再走也不迟。”顾妈妈一听,不吭声了。
    于是,老李如何办喜事的程序给他们说了一遍,并打包票,做衣服,用车我全包,好在老顾也是我的领导啊。那年搞“四清”的时候,我和老顾在一个公社蹲点,他是我的组长,有一回,发高烧说胡话,要不是这为组长的细心照料,我的命说不定就丢在那里了。
    他这一说,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顾爸爸,顾爸爸急了,连忙说:“要玩就快点,别动扯西扯的。老李,你那命是大伙救得,多亏人多,老乡朴实,少一个环节你都完了。”马明阳摆开桌子,不一会,就听见“哗啦哗啦”的洗牌声音了。
    夏日,湛蓝的天空,仅有几朵白云,大地炙热炙热的,夏天的酷暑让人们异常的烦躁。在化工厂纵横交错的管架下面,挂着一幅标语:
&癫痫的早期症状表现nbsp;   “��是害,严是爱,出了事故害几代!”
    化工厂的检修已经来开帷幕……
    盛夏,骄阳似火。大地掀起一股热浪。不要说干活,光站在太阳底下就是一身汗,顾跃明和检修工人一起冒着三十七八度的高温检修一台台换热器。这天下午,顾跃明和管工老吴、还有张宝华,头顶安全帽,站在被晒的滚烫的铁板上,抡着十二磅的大锤,正紧固着换热器上的螺丝。汗水浸湿了油渍的工作服,脸上的汗珠顺着面颊往下淌,干着,干着,老吴不由自主的软软地倒下。顾跃明和张宝华赶紧把他抬到医务室就诊,医生说这是由于高温,出汗过多,低血糖所致,同时嘱咐多喝水,多休息。可刚好一点老吴又执意要回到现场。因为他只知道,检修工作是环环相扣的,换热器的检修不完工,下一步工作就无法进行。
    顾跃明问老吴是否吃得消?“没什么问题,刚才是可能太热了,现在好多了!”老吴憨憨地笑。张宝华说:“你在旁边休息,递个螺栓什么的,我们一会就干完了,你放心吧!”看到老吴还有些苍白的脸,顾跃明心里很不是滋味,抬头望望没有一丝风的天空,他不知道自己今后路在何方……
    自从学校毕业到现在已有一年多了,一直在班组卖苦力,他梦想着有一天在车间办公室或厂部的技术部门从事自己的专业,他有时在想,是不是自己没去巴结领导啊,或是没有完全显示出自己的实力呢?巴结领导,他觉得,没那个必要,因为现在他已经是个有专业的技术人才了,如果提着礼品去拜访领导,求他给自己安排一个合适位子,那就太掉份了。好像自己水平不行,全靠关系取得工作岗位,那让别人看到会说他只会靠关系,走后门,那样,自己能在工厂站的住脚吗?
    至于没显示出自己的聪明才智,这倒有可能,虽然他独立完成了一次机械零件的加工,但还不能在设备管理上独当一面。他看来,已经没什么机会让他显示的,现在厂里正规本科生越来越多了,有些本科生照样在岗位上工作,他平时的工作也就是修修泵,配配管线,都是些粗活,专业知识也用不上。可他又不甘心继续这样下去。他有些烦躁,他觉得应该找同学去取经验,争取早日离开这个岗位。
    干活的张宝华看顾跃明有些不在焉,就用扳手在设备上敲击:想什么呢?快别想事了,这秋老虎也够厉害的了,快干完下班啊!”
   “知道了,老张,老吴,你这会感觉好多了吧?你可把我给吓坏了。” 顾跃明拉回思绪,应答着张宝华,头又转向对老吴说。“我早没事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有机会就离开吧,这活简直不是人干的,太阳这么毒,你一个知识分子干这个多可惜啊,我知道,你也不甘心。哦,对了,你快办事了吧?到时候我得去啊!”
    张宝华笑说:“悠着点干,身体累坏了,怎么结婚啊!”说完朝老吴诡秘的一笑。老吴笑着用手指点他。
    顾跃明心想,我算什么知识分子啊,只是觉得,我学的东西再不用就忘光了,整天干这个,也确实累啊。他抬起头想说点什么,可又没说,继续干活了。
    顾跃明和辛亚玲决定,九月末的双休日举行婚礼。新房也是单身宿舍。这间房子是邻居李叔的周旋下得到的,先前在好朋友严东和张克和其他几位好朋友的帮助下布置起来的,只是离家稍远一点。现在的任务就是去领结婚证。
    这天,顾跃明一早就带上户浙江治疗癫痫病哪家比较好口本、单位证明,按约定的时间在街心公园和辛亚玲见面,一同去街道办事处办理结婚证。
    他兴匆匆地走在人行道上,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他想起很多事,想起李梅、想起赵琳,这两个人都是他曾经喜欢过的人,可现在觉得,辛亚玲才是他要选择的人。从辛亚玲的眼神中能感觉到对他的爱是点点滴滴的。这时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觉得,这是他人生的新的起点,从此,有一个人时时的陪伴在身边,他的喜怒哀乐可以向她倾诉,决心和她一起走完人生,幸福也罢,艰苦也罢,挫折也罢,他要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虽然不能给她带来多么大的幸福,但他要让辛亚玲永远是快乐的,安全的,幸福的,他觉得有这一点就够了。
    来到街心公园的小亭阁,辛亚玲还没到,利用这点时间,他又检查了一下要带的东西,没什么遗忘的。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把皮鞋擦了擦。这时,辛亚玲从远处走来了,她今天穿件紫红色便装,齐耳短发,灰色便裤,脚蹬一双略高的黑皮鞋,人显得异常的精神。
    “哈哈,你很精神的嘛,”见面后顾跃明就夸起辛亚玲。
    “看你,头也没梳好,乱糟糟的。衣服穿得还蛮精神的。男人的一个头,一个鞋,很重要哦”说完,就给顾跃明整理有点蓬乱的头发。顾跃明把证件都给了辛亚玲,一起向街道办事处走去。
    “这是证明,我们要领结婚证!”辛亚玲递过证明对办事人说。
    办事的女人看看证明又看看他俩,温和地说:“是自愿结婚吗?”
    “是,我们是自愿的!”顾跃明微笑地说。
    “别忘了,计划生育,这可是国家政策!”办事的女人叮嘱说。
    “知道,我不会违反的。”顾跃明完看看辛亚玲,然后笑笑。办事的女人见状抿着嘴笑,辛亚玲瞪了顾跃明一眼,没说话。
    办事的女人很麻利的盖好章递过结婚证,然后笑呵呵地说:“现在你们就是合法夫妻了,要想相敬如宾走完人生哦!希望,以后不要在这里再见到你们哦。”
    出了街道办事处,顾跃明不解的问辛亚玲:“她说,希望以后不要在这里再见到我们,是什么意思啊?”
    “你希望再结一次婚啊?再来这里的人都是离婚的,离了婚,才能再结婚啊!你也够笨的了,哈哈。”顾跃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
    “人家问我,不要违反计划生育,你瞪我干什么?”
    “你说是就行了,看我干什么?你没看见那个女的抿着嘴笑吗?刚领结婚证,就说计划生育的事,让人多难为情啊!”辛亚玲回敬顾跃明说。
    顾跃明和辛亚玲的婚礼按照原先的计划如期举行。
    婚礼的主要操办人是邻居李叔,接新娘没费多大的事,是从她所住的单身楼把她接来的。因为辛亚玲娘家远在川东,他爸妈因身体不好没能来,事先给他们去信通知了,哥哥本来要代表家人来参加婚礼的,可临行前,却出了变故,海城那边有一批彩电要出售,来电话问他接不接?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彩电在当时是个紧俏货,如果全部吃下两千台,他可以赚不少的钱。全衡了一下,他还是来电话与妹妹商量去进货,婚礼就不来参加了针灸对癫痫有效么,无论如何请妹妹多包涵。
    事已至此,顾跃明和辛亚玲商量也就没说什么,顾妈妈看这个情况,就让李叔做辛亚玲娘家的代表,在婚礼上讲几句话。
    婚礼在一家老字号的餐厅举行,顾爸爸和妈妈穿着崭新的衣服,喜笑颜开的迎接来的客人。偌大的餐厅坐满了来参加婚礼的人,顾跃琴和姐夫马明阳也在忙前忙后的张罗着。严东、张克还有那个王长久作为支客,陪客人喝酒。
    李叔刚宣布完新郎、新娘给双方老人敬酒,他又变成娘家长辈了,引来许多人的起哄。婚礼在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着。
    师傅池玉龙、李志轩、胡建秀在一个桌上就餐,严东、张克陪着顾跃明夫妇来敬酒,他们就刁难他,惹得大伙直起哄,但都很开心。
    那边,左建川、王洪波、李波有说有笑的,新郎、新娘来到面前,表情却严肃起来,顾跃明端起一杯酒,向着大家说:“今天是我和辛亚玲同学的婚礼,请同学们多多包涵!”说完就要喝。
    “得得,你先别喝,这位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啊?”王洪波对着在座的同学说。大家也说没见过。
    顾跃明心想,好个王洪波,你敢调理我,看你结婚的时候,我怎么调理你,但嘴上还是笑嘻嘻的。
    “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辛亚玲,是设备厂的一名统计员,今天和顾跃明结为夫妻,感谢大家的光临。”新娘笑嘻嘻地说。
    左建川再也憋不住了,一下子笑出声来。在座的都笑起来了。个个起哄,让顾跃明说说恋爱经过。顾跃明一看,赵琳也来了,就很不好意思。倒是赵琳很大方,端起茶杯说:“祝福你顾跃明、辛亚玲同学,希望你们白头到老,幸福一辈子!”
    赵琳这一说,大家都忘记让他们介绍恋爱经过的事。大家端起酒杯起来祝福。
    婚礼过后,顾跃明夫妇要踏上去山城的列车,一方面是出去旅行,另一方面是去辛亚玲老家看望岳父、岳母。
    临行前,好朋友严东夫妇,张克和他的新交的女朋友也来送行了。看到张克情绪比以前好了,顾跃明心里很是高兴。他一边收拾行囊,一边开张克的玩笑。
    “哥们,你这个女朋友可不赖啊,谁给介绍的?好好把握!我等着喝你的喜酒呢。”正说着话,王霞腆个肚子凑过来了,“跃明哥,张哥,你们嘀咕什么呢?说来听听了。”顾跃明一看就说;“别乱走了,革命的后代重要啊!万一有个闪失……”
    “我儿子听话着呢,不会有事的。”
    “一口一个儿子,你知道怀的是儿子啊?”顾跃明笑着说。
    “酸儿辣女嘛,最近我特别喜欢吃酸的。你说是不是儿子?”
    姐夫马明阳因为工作忙,第二天不能送行,就和岳父、岳母打过招呼后走了。张克一看,差不多了,也和女朋友出门了。
    王霞看着张克的背影说:“都是他自己瞎折腾的,要不,他也该结婚,有时,人脑子太活络也没什么好处,我觉得憨一点还是好。”说完深情望着严东,在场的人看她对严东那样得一往情深,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