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我自己的1840年以来的屈辱(16)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知音文学网 -[收藏本文]

31、王永统说"张琨鸡肠狗肚,做事极不地道"这个评价是准确的。

1999年底,张琨要召开重组后的第一个教育培训理论研讨会。各评委把论文评分打出来之后,按得分高低要提出一个初步评选结果。他让我汇报初评结果。我把初评意见告诉他。这只是汇报,并不是我私自定了一二三等奖的奖项的最终结果。而且最终结果要打红头文件。结果他大发雷霆,说我私自做了主。

我是按论文质量的顺序排名的,但张琨要的不是质量的区别,要的是亲疏关系的区别。围在他周围的太监,他要评给一等奖,不是他的亲信,就放到三等奖或入选奖里去。这是很坏的做法。连个无足轻重的论文你都按关系论等,可见你在其他事情哪能处于公心一碗水端平?他的不满也让我非常生气。就把装论文的袋子摔给他,让他去评,他又说这么多论文我怎么看得过来。我还是愤怒的离开他办公室。

张琨也特别喜欢把自己装饰成水平很高的人。调我进教育处,就是写。不仅写官方文件,还要写私人论文在省部级刊物发表。我每次发表论文,都是他的授意把他名字署在我名字之前。我晋升职称,需要论文,想以我名字单独发表文章,于是去请示他,他很开恩,说行么,带着不情愿的表情。我经常发表文章显示我的水平,把处长水平向哪里放?论文发表,寄80到200元不等的稿费到他那里,他总是很公平,分给我一半。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本不值得提,但不提人们不知道我有多坏。

2011年,因为他要找我谈话示威,质问那个科协的表格不是你填的是谁填的?结果我反问他不是你让我填的我能填吗?谈话没占到上风,就不让我去大庆参加属于我的业务的会。

2012年那个会,我自始至终筹备那个会,会议的是我在掌控,材料全由我写,会议代表全由我请,结果他自始至终把我排斥在会务之外,会上一个信息都不告诉我。( 文章网:www.sanwen.net )

张琨一而再,再而三的三年中做的不合道理逻辑的事,我真的已经无法判断他做事的轨迹了。多少事,我认为会是这样的,到他那里偏偏是那样!我判断不了,不判断了,带着电脑回家,于是他打电话催我去开会,会已经开完了,会议代表也去九寨沟考察了,有什么可开的会!

这一次,可能我判断失误,他是通知我去分赃,去瓜分用单位支票经费置换出来的会务费现金,你辛苦一个大型会,总得给你点好处,但被我以""的谩骂拒绝,他把单位会员费、代表癫痫病会自动治愈吗会务费、住宿费等20多万会议费不露痕迹的瓜分了,我1分钱都不给你,还污蔑你把单位电脑偷走了!

2005年,单位里该走的混蛋都走了。新来的都是些很正派的领导人。单位里风和日丽,风平浪静。但我的内心依然风不平浪不静。痛定思痛,耻辱折磨的我灵魂不宁。

我的愤怒情绪在单位安定后反而变得没法控制,我几乎被多年叠加的羞辱活活气死!

所以,后来,我给纪委写了信:要求查每年提取的二级厂的%2•5教育经费中教育处再提取的其中的%2•5的近100万教育经费哪去了?查每年省教育厅返还的100多万的教育附加费的现金支票不上交公司大财务到哪去了?查假委托培养学生退赔的40多万和后来再退赔的钱哪去了?查公司划拨的300多万的经费刨去100多万的工资其余钱哪去了?还有那些不属于大宗费用的各类钱哪去了?

李晓智说:张琨要把100万放总校账上。总校校长李江存对张琨说:这100万如果是给我总校的,我就放账上。不是给我的,我就不能放。最后这100万哪去了?

我并不是匿名发这封信,我明人绝不做暗事,我是署名签名光明磊落大大方方发的这封信。

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是想让这个百般护着猪狗的狗带着脏透了的狗儿子一起到那个该去的地方去接受惩罚,赎救罪恶,反省灵魂,认知自己的丑陋嘴脸,让守候在地狱的鬼神们对他们不要像他们一样耍尽恶的威风。

这分信发出去,我还是很,很自责,很内疚,感觉真把张琨那头作恶的猪狗儿子抓进大牢,这是我所期望的。但把张琨送进大牢,我做的事就超过度了,就太残酷了,我怎么面对人家夫人和女儿?我就成了致人于死地的恶人!我其实在极度愤怒中也季度,后悔度量不够,心胸不大,包容性不强,总之很后悔在优柔寡断中忍受了三年侮辱才作出这个应该是深思熟虑的决定的鲁莽和草率!

纪委来查了,但纪委确实只是做了一个姿态,并不会有实质动作。公司是保护人的,公司也不会自我出丑说我企业管理的一塌糊涂,到处都贪官,公司不会自己向自己脸上抹黑!

纪委的王忠怀还对我带了些威胁:你胆子好大,敢实名举报。前面那些举报张琨的匿名信是不是你写的?我坚定回答: 前面不是我写的,我光明磊落,我写的我会签名。

明摆着那些信就是张琨放纵那个疯狂咬人的那个狗儿子写的,还有严亮和那猪狗一块写的,并以此把张琨赶跑的。

王忠怀还威胁我:你这样做,你走在路上会有汽车制造车祸!

武汉市癫痫病知名的医院>我到不怕王忠怀作为纪委查帐人员的威胁,汽车制造车祸也比自己把自己气死爽快。我考虑的还是我要坚持把这些钱有个交代,张琨就得进到大牢去,我真的不能把事情做绝到这种程度不留余地。所以王忠怀让我写个条,说我自己并没有第一手证据,他去向纪委有个说法,这个事就了解了!

32、中国有一个词叫"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尚俊的度量大么?不大。毒么?有些毒。

张琨的度量大么?不大。毒么?也够毒。

严亮的度量大么?严亮没有度量。只有毒。

后来有人从学研究说"无毒不丈夫"其实是"无度不丈夫"。其实,这两个词都适合汉语表达。我张博学"无毒"但"有度"。轻的事不能做重,重的事到可以做轻,留些余地。尚俊,张琨,严亮,做事没有一个是留了余地的。我依然得留余地。所以不敢对张琨报仇太重。但张琨挨骂是必须的。

张琨从培训中心的土皇帝到不得不到离退休管理处养老,威风已经是强弩之末。有一天爬圆昴山,张琨和一个漂亮下山,我上山,面对面走来。张琨威风凛凛的余威中略有一丝不自然,他对视我也不是,不对视也不是,带着尴尬和那个女人走下山去了,无视当年的"左臂右膀"的存在。我也一丝不屑,向山上走去。又是一天,在买菜的大坝上狭路相逢了。张琨微笑着给我打招呼,好像从前他对我的那些凌辱践踏丝毫不存在。他可真是"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你以泰山压顶般的重量几乎把我压死,你占尽了便宜,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在你这种欺负人的位置,我也会像你一样宽宏大度,但是,我是在我的屈辱位置,靖康耻犹未,我被你及你养的恶狗咬的遍体鳞伤,累累,我带着屈辱向你相逢一笑泯恩仇?张琨说:你们于科长好啊?我嗤之以鼻。

张琨为什么问"于科长好",是要让我记起他的好处。2000年到新疆开中国石油企业教育协作会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处在非常恶劣的状态,只是表面还没有完全撕破勉强维持着。他要带着夫人去新疆开会,也让我带上"于科长",等于他打我100个耳光又往我嘴里塞块糖。所以他要让我唤起。

但你对我的伤害太重了。尤其是你养的恶狗对我的伤害是没法抚平的耻辱与痛。你笑一下,我就皇恩浩荡,受宠若惊,忘记屈辱了?

我每天都处在极度愤怒的要命状态不可自拔,向你泯恩仇?

2011年除夕早上,我怀揣极度耻辱的恶劣情绪到公园排解。结果只有张琨自己在树下活动。我朝张琨走。张琨带着猜不透的表情看我走近他。我的目光像闪亮刺刀济南医院那家治癫痫病好携带的两束强光向张琨的眼睛照射过去。张琨带着做过亏心事的胆怯,不敢直视我的目光。我问张琨:张博学和贾文隆勾结,把那笔招生费用私吞了。张博学对你不诚实。但你对张博学必须要诚实。你打发王金龙告诉我,说开会的会务费没有够花,单位又垫了钱。请你诚实的告诉我,钱够花了没有?

张琨说:你血口喷人!他这个血口喷人,不仅指开会时置换会务费分赃的事,也指我在纪委举报的事。他知道我举报了他。纪委一个负责人在去纪委之前和他关系极好,情况通报给张琨是确定的事。

我对张琨说:我血口喷你,那你就等警车叫!我还对张琨说:你是个什么鸡巴!

你是个什么鸡巴,包含的内容太丰富了:

你利用我时把我捧上天,我的利用价值结束了,你就把我踩进地狱;

你有眼无珠,好坏不分,怂恿坏人作恶;

你郎自大,自命不凡,就一个小丑;

你贪得无厌,把金钱放在道义之上;

你拉帮结伙,搞黑社会一套等等几十种意思都揉在你是什么鸡巴这句话中。

张琨落荒而逃。我说你跑什么?有理讲理,你怕什么?

张琨还是跑,我说:你是什么东西!你就一个小丑,你就是垃圾!为你这种东西写文章,真是糟蹋人!

张琨还是跑了。年三十,下午居然又在买菜的大坝的西头碰上了。张琨发现我,已经走到我面前没法回避了,于是赶快向西头尽头走出市场去,没有敢返回。下了大坝,拐了一个大弯,从南边的马路上向菜市场大坝东头的他的家的位置走回去。

再后来,老远看到我就在路上拐弯回避。再后来,根本见不到张琨的影子!

而我的类似1840年以来积累的耻辱和愤怒却时时折磨我。终于有一天,又冤家路窄碰上了。我说:你个吃屎的货!他也回骂一句:白眼狼!

你张琨才是真正的白眼狼!

2015年8月,我去离退休管理处办事,张琨在我一个学生的办公室和我学生说话。我已经有4年多时间没有见到我这个千里马的伯乐了。我的目光很平和,语气也很平和。我对张琨说:你还我教师资格证。张琨说:我都有教师资格证,你怎么会没有教师资格证?我说:正问你呀,连你都有教师资格证,我怎么就没有教师资格证?不是你管理放纵你那条恶狗说我是不合格教师,你不知道?张琨又赶快跑到别的办公室去了。

张琨退休已经8年了,当年的土皇帝威风显然已经消弭为一个普通退休老了,昔日的威风完全没有儿童癫痫病治疗能否了。

"玉栏雕砌仍犹在,只是朱颜改"。张琨的威风凛凛的历史翻过去了。

我的叠加的多朝代的地层耻辱结构却依然耻辱的让我无法静下心来做事。我精神恍惚,丢三落四,心猿意马,注意力集中不起来。家中不敢单独让我上马路,怕因为分神出事。我内心的伤痕使我的心千疮百孔!

从内心说,如果不是张琨怂恿那头猪狗干了那么多恶事,我对张琨会依然采取原谅和的态度。但那头猪狗把事情做到那种程度,对张琨就真的不能原谅和容忍了。没有张琨的支持,那猪狗除了被人不齿没有任何作恶的能量。

喜怒哀乐,知荣知辱是神造人的时候揉进灵魂的。所谓修炼成功的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不惊"的胸怀好像有些虚幻。没有人敢标榜自己在美女面前不动心。也没有人敢说别人把屎喂进嘴里不恶心。这就是天性赋予人的不可改变的本性。改变了就不是人了。神在愤怒面前都不可遏制,所以有人神共愤的词。即使佛,也遵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六道轮回的惩罚,把恶人抓进地狱来时变蛆虫。所以我的愤怒与其让一些大度的人说是度量不够,还不如就确切说:是神、造物主控制着我的喜怒。我被这些叠加的垃圾造成的叠加的愤怒,无论我白天用怎样的意志力控制下去,在熟睡后的潜意识中总是冒出来控制不住。像猪八戒好不容易变成美丽的美女的脸控制不住的又回归猪八戒。我也处在这种状态。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有恨消恨,有仇报仇。但在法律的规范下,恶人作恶法律常常不过问或者够不上过问。而好人复仇,仇还没有复,就触犯法律了。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所以我常常思考:坏人在因上作恶。好人在果上受惩。我国的法律是否属于一个保护坏人的盾牌:坏人在第一个环节即因上作恶,法律并不过问;好人在第二个环节反击,常常落一个防卫过当或者报复的罪名治罪的恶果。以我的法律理论,要重修有关的各种法律条文,严厉追究犯罪的第一个环节。如果第一个环节有错,第一个环节站不住理,第一个环节滋事,第一个环节道德卑劣,就要严厉追究第一个环节输理的人。但现在的法律是只追究结果的错误,不追究原因的错误,结果没有把恶堵死或消灭在初始阶段,于是恶人放肆作恶。张琨,严亮和他们共同怂恿作恶的那条恶狗,在第一个环节作恶,在第二个环节还作恶,在第100个环节依然作恶,所以我的持续的愤怒不符合所谓的修炼但符合神道天道佛道:我依然要骂人,就把张琨骂了,还要骂严亮!至于那头猪狗,骂都是多余的了,交给苍天厚土和鬼神去处罚吧!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