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爱,在离别时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知音文学网 -[收藏本文]

失去后才珍惜,还有什么意义?还是会有人不肯去忘记,忘不了那一段。刹那间,她开始怀疑,的命运,仿佛像一场电影,不断地在重复上映。

——题记

离开有两年的了,其音容笑貌却依旧。心中的浪潮,波涛汹涌,不断拍打着深处的湖畔。尘封的,在回忆的大漠中,慢慢苏醒。父亲,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多想亲口对你说一声:父亲,对不起,我你!

我是一个从小在温馨世界中的,但却始终读不懂父亲的爱,直到父亲离开了,我才恍然大悟,只可惜一切都已成为了回忆,再也不可能挽回……

仍旧记得,小时候,父亲说过,我是个难产儿,足足在肚子里恋恋不舍地逗留了三天三,才甘愿睁开眼,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因为是家里唯一的,故而,父亲自小视我为掌上明珠,关爱倍加。因此我也从小就和骄傲自大,唯我独尊的性格相伴长大。一直以来,父亲对我的爱,我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只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有父亲的日子,在缠绕,在心间流淌。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我,就像一尾无忧无虑的小鲤鱼,每天都悠闲地倘佯在温馨的汪洋中,没有了,没有了,以致唯我独尊,骄傲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我从来都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风景如何千姿百态,大浪如何排空,更不曾想过,没有了父亲的日子,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每次生日,我只是一个劲儿地吵着父亲要生日礼物。而父亲,也总是尽他所能我的一切愿望,纵使是我无理的请求。然而,父亲的生日,我却从来都不知道,更不用说送他生日礼物。( 网:www.sanwen.net )

西安那个医院看癫痫好刁蛮,我任性,甚至做任何事情,我根本就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有时候家里来了客人,父亲叫我去倒茶,我不仅不去,而且还在客人面前对父亲大吼大叫道:凭什么?这是每次当父亲要求我“干活”时,我不变的口头禅。而且,当吃饭时,我总是当着客人的面,挑三拣四,这让父亲难堪又无奈。

因为我的这性子,父亲经常告诫我说,女孩子家,要尽量学会勤劳、温柔、体贴,切莫高傲自大,不然以后走出家门,肯定会处处碰壁。我不懂,亦不愿意懂得。我只知道,有父亲陪伴的日子,这些都只是海市蜃楼,都只是父亲天马行空的想象。父亲还一如既往地告诉我说,女孩子家至少要懂得基本的家务活,要懂得理财,要懂得顺,这是最基本的。而我,却总是当做耳边风,因为父亲会陪着我一辈子,我一辈子。桀骜不羁的我,总是这么天真地幻想着。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真正地走出了家门,融入到了社会。我才亲身到父亲所说的那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语。由于从未做过任何家务活儿的我,竟然连最基本的整理个人的生活所需都不懂,以致经常被同事取笑。然而,因为一向高傲自大的性格,我不仅不愿意虚心向别人学习,还经常抱怨父亲,说是父亲的宠爱亲手摧毁了我,我一直都自私地认为。

每次听到我的抱怨,父亲都没有生气,而是一心一意地开导我,甚至有时怕我一个人在外面孤单寂寞,父亲还经常打电话陪着我说话聊天。而我,总是“嗯、啊、哦”地,随意应付了一下父亲,甚至都没有主动给父亲打过,哪怕一个电话,除了有事相求。

时光荏苒,如梭。纷繁的社会,矫情的花朵,在经历一番风吹打的洗礼后,终于让我逐渐,也让我开始远离父亲,甚至是开始淡忘了父亲。父亲每次打电话过来,没说两句,我就着急地说,没事就广东深圳吃中药治癫痫可以吗挂了啊,我还有事。追根究底,始终是因为,我不喜欢听到父亲没玩没了的唠叨。然,我却始终不知道,我的这种态度,带给父亲的伤害有多大,我不知道每次当我按下接听键的那一刻,电话那头,泪水早已爬满了父亲那沧桑的脸颊,这些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当我花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终于学会了最基本的生存技巧后,我和父亲的联系就更加少了,甚至一年半载地才能见上那么稀有的一面。有时,纵使是重要的节日,父亲做好丰盛的饭菜,从早盼到晚地,着我回家的时候,我都是在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父亲没说什么,他总以为我很忙,分不开身,也就不再勉强。只是,每次电话那头挂线后,父亲的那一声声沉重的叹息声,却总会情不自禁地萦绕在我的心灵深处,就像一缕青烟,挥之不去。

在漫长的等待和期望中,父亲总是站在秋风萧瑟的门口,静静地,望眼欲穿,却还是等不到他最爱的女儿出现的身影。多年的劳累,终于使得身体一向健壮的父亲,挣扎着倒下了。然,为了不让在外地工作的我担心,父亲还是隐藏了他的真实病情,依旧笑着告诉我说,只是小感冒,过几天就会好的,不用担心。每次听到父亲这样说,我也再没怎么多问,也没怎么在意,这是我一贯的作风。而母亲,每次却都是泪眼相和。我以为,那都只是母亲思念我,罢了。

我依旧是我行我素,也没怎么,理会过父亲。因为,在我心中,对于父亲,我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对父亲的爱中,始终却参杂着丝丝缕缕,斩不断理还乱的怨恨,缘由却无从寻觅。久而久之,父亲逐渐成为了我心中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词,逐渐地,变成无可厚非的事实了。

总是在最时候惊醒。,总是来得那么地匆忙,那么地让人不知所措。仍旧记得,父亲去世前几天治疗癫痫最新技术,因为病痛的折磨,已经快没有说话的力气了,而他却依旧惦记着我这个不孝的女儿。父亲说想再见我最后一面,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脱,每一次都不忘这一句:过年回家再说吧,现在很忙,分不开身。其实,我并不是因为忙的原因,而是认为这是父亲无视我的工作,是在无理取闹。直到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母亲突然来了一个急电,按下接听键的那一刻,泪终于打湿了我干涸的脸颊,敲痛了我念想的心。

父亲走了,一向视我为的父亲,走了,带着遗憾,悄悄地走了。

父亲走后,往事如一场纷繁的电影,不断地在眼前重复上映。眺望往昔,我如绞,泪如雨下,仿佛心中的那一片天地,顷刻间倒塌了。我再也顾不上任何的事情,急忙连夜赶回家,为最爱的父亲奔丧。那一夜,天真的很冷,很冷,仿佛是一柄锋利的长剑,瞬间穿透了我脆弱的心。而母亲的一番话,更让我悔不当初。母亲告诉我说,父亲这一辈子最放不下心的,也是唯一的,就是我这个常年在外工作的宝贝女儿。因为,从我经常挂他电话的那一刻起,父亲就始终觉得我还在怨恨他,他始终感觉是他对不起我,他对我始终怀着一种深深的愧疚感。他说,他不该宠坏我。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父亲前几次一直打电话“请求”我回家,只是为见我这个他付出了所有爱的女儿的最后一面,只是为了能亲口跟我说声:对不起。父亲将他一辈子的爱都给了我,而我却连他的最后一面,都不愿意去相见,徒留父亲孑然一身,遗憾地离开了这个伤悲的人世。

父亲,终于还是走了,带着对我这个唯一女儿的牵挂,遗憾地走了。

夜,静了。形孤影孑,在深秋的中,静立,怀想。

的看上去很美,美得然人舍不得睡。楼顶的风总是轻轻北京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地吹,吹来吹去吹,却不干眼角的泪。也许,漫漫路,总有一些叫人无由的伤悲,总有一些故事只能留下回味,就像抱紧手臂拢不住心碎,所有的眼泪都始终换不回,哪怕一个人的追悔。

最爱我的父亲,终于还是带着不舍和牵挂,走了,父亲还没来得及听见他最爱的女儿,对他说声“我爱你”,就这样走了。父亲走得是那么地彻底,又那么地不舍。父亲,我亲爱的父亲,我想说,我真的很想对你说,父亲,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是我,是你的这个刁蛮的女儿不懂你,是我的任性,践踏了你对我付出的那一份无私的爱,父亲,女儿错了,父亲,远在的你,还能听到女儿无声却胜似有声的呼唤和吗?父亲,我错了——

父亲,我最爱的父亲,如果有来生,如果我还有机会再做您的女儿,我一定不会再惹您生气,不会再伤害你的心,我一定会亲口在你耳边,轻轻地对你说声,父亲,我爱你!

世事的变化无常,总是让人措手不及。还没来不及说再见,最爱我的父亲已经地离我而去,留下的只是遗落满地的相思。抬头,仰头望空,泪水却还是汹涌地浸湿了我紧绷的脸颊。抓不住的情绪,逃不了的陷阱,凌乱的。这样纠缠下去,不知该怎么去抚平?

我爱你,这一对父亲最真挚的爱的话语,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徒留满心的念想,永远地埋藏在了心灵深处的湖底。

爱,总是在离别之前,才让每个人都能幡然醒悟,醍醐灌顶,然,一切都已成为了风中的记忆,随时间慢慢消散,哪怕是残留的一丝丝气息,都无法触摸。曾经犯下的错,该如何去放下,该如何去放手?我们都无所得知。只知道,再怎么去挽回,也于事无补,一道深深的裂痕,隐隐约约地,掠过……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