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这个地方,回忆太多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知音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下午顺便到当年的高中逛逛。

矮木被修剪得相当精致,红黄相间的盆景也摆设有序。这个校区算是老校区,只有高三补习班的学生,如今高考早已潮退,校园自是空旷,但是并不清寂。至少喷泉的流水户枢不蠹,后操场成群的燕子低低的滑翔,成片的草丛里不知名的昆虫在叫,繁茂的绿色也总是最能愉悦人的双眼。

我趴在操场的栏杆上,又兀自的矫情起来。

在操场中央偏左的地方,当时我们一个班的同学在那拔草,最后我们偷懒伸手比谁的手最脏,结果我的比较白,就默认可能我拔的没那么多,但是我也绝不是偷懒那种人,我可是响当当的良民!哈哈。

操场最里边的两个角各有一个亭子。亭子的则与霍东方有关。她是我在这个学校最好的,她成熟而朴实,心境也更为平和稳重。我不知道开始为什么那么喜欢她,对她那么好,不过后来我们真的成了最好的朋友。我叫她咸鸭蛋,她叫我大白萝卜。我们一起在亭子里看书然后就都聊开来了,我们一起远远的看学校城墙以外的绿油油的蔬菜地。

操场周围有一圈栏杆,晚饭后我和张博趴在上面唱虫儿飞。我和她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她谈恋我不谈恋爱,呵呵,这叫什么区别。而且我们没有哪一点是相似的,但却的确走到了一起,并且成为彼此的,直到我转学离开这个学校。通常是周末的早上,我会借走读卡同她一起混出去,只是为了去对面买烧饼夹蛋,里面会加好几根长长的红辣椒,我们都会吃掉。烧饼夹蛋在那时是非常火的,如果再加一杯奶茶就再好不过了。那次她请我喝了一大杯冰镇荔枝奶茶,我赞不绝口,然后就爱上荔枝味儿了,但是以后哪个地方的再也没有那个味道。我一点没有用事,绝对是原料和配置的问题。现在的奶茶名字大多采用西洋小情调的字眼,比如西米奶茶,鸳鸯奶茶,丝袜奶茶等等。价钱也由原来的一两块变为现在的五六块,甚至是七八块。当然也由一杯简单的饮品变为现在稍微有哪里医院治癫痫病好啊一点点品质的物质享受,若再加上一本书,一首曲子,则会有半个精神享受。当然都是个人看法喜好问题,因为即便是一瓢饮也可以有鲜肥滋味之享。( 网:www.sanwen.net )

扯远了。后来我回来特地约她见过一次面,再后来就彻底失去联系了,我也没有强烈的欲望想要找到她。好多年已经,物是人非,除了似乎不剩下别的什么,而且相聚多半也不会带给我们想要的,所以这份可有可无的想念,可能会比相见更为亲切而,让我觉得我们仍很要好。况且,经历过那么多人,又怎么可以全部留住,相识分别本就自然,一如云卷云舒之意,不必为其所累,但我却的确不是什么洒脱之人,总是对不够潇洒。老四说,我对自己的世界很精致,却对身外的世界太粗糙,包括对人包括对事。老四是我大学的好友,得一好友,莫过如此。倒希望所有的都可以如蜻蜓点水一般,那样会活得更轻松,但是势必会少了一份深情,贫瘠的土地自然缺失美感,但是肥沃的土壤杂草又会盖过庄稼疯长。天空的飞掠过,它当真是不想留下痕迹的吗?东边日出西边,道是无情却有情。我又是在说些什么啊。。。。

这么多年来我唯一看过的就是篮球赛,恰恰就是在这里,那个时候似乎也的确看懂了,因为我会和大多数人一样高喊加油。那个热情奔放自由的年代里,真的只是看球而绝非看人,至少这个最简单的初衷对当时的别人来说自然而然是不容易实现的。同样的年纪里,我总会比别人少根弦,因为书上如是说。。。。哈哈,自嘲而已,但我并不觉的这是缺陷,这可能就是前文提到过的对人对事的粗糙吧。其实也的确是一种缺陷,不是善其身的问题,而是顺其境的问题。比如大家吃了半年的烤肉饭并赞声不断,可是我却是在下半年才买的第一份,然后说,真的好吃诶!好多现象综合到一起,这就不再是简简单单一份烤肉儿童癫痫病有治好的希望吗饭的问题,而是,对好多正常的事情我为什么没有引起正常的足够的关注呢,我的注意力又是放在哪里,出现频率颇高的“烤肉饭”我为什么没想过也要尝尝,态度会如此漠然呢。最终可以归结为探求精神,和一种不安分的驱使。我的确探求,也不安分,但更为鲁莽而缺少规划,与的实处是有分离的,更像是停留在半空中,盲目的,盲目的怜悯,盲目的勇敢。

学校体育队的男生一律很高很标致,其中一个叫常建,恰巧我们包一个车回家,于是同宿舍的胡丽娜无比羡慕的对我讲:“刘娜,我跟你坐车一起回家吧”。那个男生是真的很帅,眼睛大又高挑,但每次回家我也根本没有仰慕的脸红心跳的看他,那时脑袋里的确不装这些事,但是却有暗暗喜欢的男生。

那个男生叫人杰,像一张纸一样,风一吹就可以倒,相貌记得模糊不便于陈述。我比较高,座位就排在中后排正好和他挨着。他超喜欢篮球,每天晚自习必是踩铃而进,T恤湿透,然后向我申请纸巾。那时我用的是茶语系列,所以以后每每开包之后淡淡的茶香我就会想起他,这与那份朦朦胧胧的感情无关,因为确实好些习惯来自于,但一旦形成便与情感再无关系。说着这些仿佛我经历了很多似的,其实不然,但是我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呢。晚饭后,我和好友也特意在操场经过,他经常蹲在看台上看篮球,其实我也只是从他身后经过而已。那个的年纪,悄悄守护着这份悸动甜蜜心跳不为人知的秘密。那种感情应该不算做喜欢,因为现在想不出喜欢他的理由,座位相邻太久了,感情更深厚了,自然多了一份关注。初生的往往夸大了这种事实,为她扣上一顶浪漫多情的帽子,而这些也的确美丽的那个年代和那片土地。后来老师问我去不去前排,我犹豫了,但还是去了。然后文理分班,尔后转学,再无联系。

他的同座马洪波,是个着实靠谱的男生,学习好,相貌也较好,人也不因为勤奋而变得沉闷缺乏喜感,他来自兴隆,他自我介绍时还特意强调了的国家级景点原发性癫痫能不能治好呢雾灵山。我前年和家人一起去的那里,云都像浮冰一样半露在脚下的云海里,我自认为“浮冰”这个形象的喻体十分逼真,当时为想到这个词很是欣喜呢。

我们的座位中间隔了人杰,不过一点也没有影响打逗。记得最深的就是有一次他叫我“柴女”,我还怪不好意思,然后反应过来是我自作多情啦,是“柴”不是“才”啦。有一次月考后,还是那个胡丽娜,对我说“刘娜,告诉你一个秘密”,“什么秘密,说吧”,她接着说,“马洪波好像喜欢你,因为每次月考她总是先看你的成绩,而且。。。。”。我忘了后来我们又说些什么,只是也没什么大的反应,就好像是跟我没关系一样。我们应该一直相处的轻松又,可是和他的记忆到此为止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早已连不起来。当然后来也失去了联系。那个正直向上的男生,就祝他一切安好吧

想着想着,这些人就在某些特定的地点再现了。我决定晚饭后带着纸和笔再来,目睹着曾有的风景怀着曾有的感情,写下这篇文章。校园是空无一人的,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难耐,以为已经成为彻彻底底半个浮躁之人,可见我还是懂的去寻找的,可以说一直未停止过。这方净土还在的。

校园虽然是冷清的,但还有门卫的两个老大爷。老大爷A在教学楼的门卫,老大爷B在校门口的门卫。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同老大爷A交谈了几句,对他讲,多出来晒晒太阳,教学楼太阴冷,对身体不好。我的确很同情他,相比门口,这里基本很少有人来往,年纪又那么大,孤零零的一个人。我不是一直认为一个人很好吗,那种离群索居不一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真诚的想吗,可如今我为什么会那么的同情他呢……。说,他一点都不可怜,也的确是吧。这个职位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来的啊。但我第二次去的时候特意给他带了一块西瓜,闲聊了一会儿,然后我就坐在离他不远的石凳上开始了,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于是起身又跑过去递给他一张纸巾。他说,比他的孙子孙女都细致。其实只不过是一颠痫病药物能治好吗点点善良,来自人的本真而已。我看见他满脸的笑容,我才没有那么继续的兀自可怜他,我是真的很开心。

我这的确是幼稚巴拉的同情,傻了吧唧的善待,他的笑容又能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西瓜不难吃和对我的吧,呵呵。但我就是喜欢这种善意的陌生感。但是陌生又怎么会知道是善意呢,善意又一定会陌生吗,当我们误会了别人陌生的善意时,会不会对别人也造成了伤害呢,这种伤害被所有人忽略。因为我们受到过伤害,就学会了拒绝,习惯了冷漠。现在依然相信着,因为一直受着正面力量的正面影响,但是这个世界,的确有着黑、脏、丑陋。这些都先不必说,因为的确不必把自己拿出来晒太阳的,表达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对别人是沟通,对自己则是自虐。最近有在想,如果不是一直接受教育并被某些东西束缚的话,一定是半个悍妇。

写到这里已经八点多了,天快黑透了,蚊子也活泼的很。可我还是想把它在这里完成。老大爷B大老远的路过,喊道“姑娘,还写呢”我高声应道“就快好了”。他一定要我到亮灯的地方去写,或是去门卫也好。我说,我是一定要在石凳上的,我是特意选的这个地方,否则我就写不出了。不过他的诚意关怀,我不好不近人情的执拗拒绝,只好走过去借着教学楼下的路灯倚在门板上把结尾写完,大爷一定要把教学楼的门锁打开让我进到里面去,我阻止了好久他才肯罢休,然后看着他慢腾腾走远了。

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他屋里的灯没有亮,就要悄悄离开,他突然说“姑娘,走了”。然后我们道了别。

现在八点半,正好该去广场跳舞了。减肥去!

后记:输到Word里,点开字数统计将近4000字了。从头至尾,没有矫揉造作,情感的回归本应就是这般的流畅自然而又舒缓才好。写到文末终要要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2012/7/19中午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