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王崇彪:穿越天门山写景散文

时间:2020-09-08来源:知音文学网 -[收藏本文]

  经商有成的朋友严君开着凯雷德,邀我再游天门山。正值新年假日,遂欣然同往。

  01

  《江南通志》载:“两山石状岩,东西相向,横夹大江,对峙如门。俗呼梁山曰西梁山,呼博望山曰东梁山,总谓之天门山。”我们先驱车至东梁山,再拟乘渡轮涉江往西梁山。

  东梁山原属当涂,后划归芜湖。其东麓塑有飘逸不群的李白雕像,雕像下有李白的《望天门山》碑刻。往前是黄墙朱瓦的铜佛寺,钟磬清越了了。本想先陟东梁山,再拜铜佛寺,因恰值渡轮开航,我们只得匆匆上船,否则要多等一两个小时。

  江面还有淡淡的雾霭,对面的西梁山只看到朦朦胧胧的墨影。英姿飒爽的女大副摇起了锚链,江风拂动着她的长发,船在泼喇喇的浪花中进发了。船快到江心,太阳穿过薄霭,把浮金般的光涂抹在江面上,前面有一只江船徐徐破浪而来,难道这就是“孤帆一片日边来”么?江雾渐渐飘散,东西梁山以及上面的绿黛尽收眼底,细看确有点峨眉双黛的样子,怪不得人们又称它们为峨眉山了。

  其实,李白多次游历楚江天门的,所作除那首著名的《望天门山》外,尚有《姑孰十咏•天门山》《横江词》《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自金陵溯流过白壁山玩月达天门寄句容王主簿》等多篇。当然,李白也不是第一个“进帆天门山”的诗人,他的好友兼同道吴筠早他十年就曾泛舟天门山,并写下《过天门山怀友》一诗:“举帆遇风劲,逸势如飞奔。缥缈凌烟波,崩腾走川原。两山夹沧江,豁尔开天门……”但我乃俗夫凡眼,并未看到“逸势飞奔”,也许那时沙州未成水未分流吧(据史载,沙洲乃元朝时才形成)。我尚在左顾右盼,渡船已在远离西梁山北面的滩涂泊岸了。下了船,只见一条土石大道远远拐向前面山坡。恰好来了一辆马自达,开车的红鼻子老汉说:“到山上还有好几里地,坐车吧。”我们遂坐了上去。一阵轰鸣,马自达就将我们带到了西梁山西麓。

  02

  我们拾阶而上,先到了和州革命烈士纪念馆,红色墙砖上面的金色行草,是林散之手笔,下面鹄立着青松翠柏。但馆门紧闭,阒其无人。旁有傍山小院,推门进去,闻得一股幽香,原来门右侧有棵繁茂的素心腊梅,开满黄馥馥的花朵,香雪浮动,上面静静地立着一只半个白脸的大山雀。出院门南,陈列一日造八八式高射炮,一孩童正坐于炮座留影。南边一大片是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许多打响渡江战役第一枪而血洒西梁山的革命烈士。向东俯瞰,前面就是江水,水面不宽,近岸露出了浅滩,可见赭黄的沙地和偃卧的岩石,有三五少年男女在沙地上结伴而行。原来此处是叉江,前面横亘的是树木覆盖的陈桥洲,洲上有两个行政村,滩涂上的星星绿色历历可视,那是油菜,若是春日,可见黄花照江了。

  我们又北折,上了一条牛脊般的山冈。其西坡多是栗树,也有黄榆和构树,叶落一地。冈上,一排排高大整齐的柏树挺拔若哨兵,显然是特意栽培的。原来,前面就耸峙着巍峨的西梁山烈士纪念碑,看碑文系建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我们静立,作三鞠躬。再往南昌治癫痫病医院前,则见一亭翘然,大概就是览江亭吧。我们凭依水泥栏杆,俯视下面的大江。我想起了怒吴阁,其遗址可能就在附近。据左传,春秋时吴楚在这一带的江面发生过水战,即“长岸之战”,吴统帅公子光(即阖闾)夺回战船“艅艎”凯旋,败北的楚人遂在山下建怒吴阁,以示不忘雪耻之意。此战是我国水军战争史的首个战例,亦是有文字记载的发生在西梁山下第一次大型武装冲突。此后,天门山便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六朝建都金陵,无不在此设梁山戍,屯兵据守。自西晋至太平天国,殷浩、谢尚、王僧辩、李靖、朱元璋、石达开等风云人物,均驻军西梁山。1912年10月,孙中山先生乘“联鲸”号军舰健步登临天门山,先后视察了东西梁山炮台。1953年2月22日,毛泽东主席乘长江号军舰顺江视察沿江城市,凌晨三时至天门山。此时伟人尚未休息,陪同视察的海军第一副司令员王宏坤对他说:前面就是南京了,此处就是天门山。毛泽东登上甲板,接过罗瑞卿大将递过的望远镜。可惜细雨霏霏,两岸如墨,伟人没有留下天门词章。但一小时后,他在南京下关检阅海军战舰时挥毫题词:“我们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

  说到检阅,我要叙说一下宋孝武帝刘骏。因为他也登临过西梁山阅兵,并为历阳百姓做过好事。南史卷宋本纪中第二载:“癸巳,祀梁山,大阅水师。”“丙午,行幸历阳。甲寅,大赦,赐历阳郡女子百户牛酒,蠲郡租十年。己未,于博望梁山立双阙。”正因为刘骏下诏建双阙,天门山才有了东西梁山的说法。而且,免了历阳十年税是了不得的。但《魏书》对刘骏评价极差:“宋孝武帝刘骏荒淫无度,蒸其母路氏……”且祀梁山后游猎于和州,“于母同行,宣淫乱肆意。”这种聚麀之说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所以唐代著名史学家刘知几在其著作《史通》中,就为刘骏辩诬:“魏收党附北朝,尤苦南国,承其诡妄。”刘骏还开创帝王写民歌之先河,写有《丁督护歌》:“闻欢去北征,相送直渎浦。只有泪可出,无复情可吐。”后来李白也写了一首更为著名的《丁督护歌》,刘骏原歌已不大为人所知了。

  03

  虽然李白的《丁督护歌》不是在天门山所作,但也是于游天门山后,履迹附近的当涂横山时写下的,被人们誉为李白少见的一首风格沉郁的现实主义诗篇。李白几次登涉天门山,除留下诗作外,还写有《天门山铭》:“梁山博望,关扃楚滨。夹据洪流,实为吴津。两山错落,如鲸张鳞……”所谓铭,最初刻在器物或碑碣上,用以自警或称述功德,后来发展成为一种简短而用韵的文体。《天门山铭》曾被刻在西梁山的石壁上,可惜这方太白的真迹早已化为一片云烟,飘荡在历史的书页里。

  李白之后,亦有许多骚人墨客踵武天门山,并吟诗赋词,抒怀壮志,如宋代的王安石、贺铸、郭祥正、杨万里、李之仪,元代的程钜夫、汪广洋,明代的王世贞、陶安、解缙、于谦,清代的吴盛藻、姚汝颂以及当代的林散之等名流。

  现在我们立于西梁山,感到最能状其形象美的除李白诗外,大约是杨万里的七绝:“二梁双黛点东西,牛渚看来活底眉。阿敞画时微失手,一眉高来一眉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瞬间明白了低”。还有王世贞的五绝:“东梁与西梁,而似双虎头。可怜长江水,分作川字流。”杨万里借张敞画眉之典,描绘“东西梁山,色如横黛,修妩静好,宛宛不异蛾眉”。而王世贞不仅为我们指点了天门如虎头对峙,还形象地描绘了东西梁山与江中的陈桥洲呈“品”形结构,把江水劈成了巨大的“川”流。

  吴盛藻、姚汝颂、林散之皆为和州人,吴盛藻且结庐梁山,其诗集就叫《天门集》。而林散之游天门诗里,有“万里波涛拦不住,纷纷红燕过江来”,句中红燕当不是一般的家燕或金腰燕,应是民间所称的“血燕”,即古书上的玄鸟。据当地人说,玄鸟凌江实为罕见。

  04

  我们行走在西梁山上,却再也听不到贺铸《天门谣》中的阿滥笛曲和西州更点。但有江水不时在拍打着江壁,訇然有声。山下的寺里,也隐隐传来钟鼓鱼磬的清音。我们走下坡时,见一对翁妪和一红衣女子,正用方锹在草木丛里挖着什么。一问,才知道他们在挖何首乌。何首乌,也属芝草之一。王安石登西梁山时,亦看见有人在采挖,所以在他的《古意》诗里就有了“采芝天门山,寒露净毛骨”之句。

  山下是尚在修缮的普光寺,不久前此处还是“西梁山战斗事迹陈列馆”。据说唐朝开元年间此处就有普光寺了,现在“烈士们”把这里又璧还于“地藏菩萨”,因这里供奉着地藏王。这时来了两位娴静的中年妇女,是土生土长的西梁山人,与严君似曾相识。她们告诉我们,这附近过去还有玉皇阁、石庵和补水亭,还有王羲之的摩崖石刻,现在大概都见不到了,要不你们到高射炮下面的江岸去找找看。

  那骑坐高射炮上的小孩已不见了。自炮台东斜下去,有条从荒草上踩出的小径通抵江岸。路很陡,横着野槐、小叶榆、水竹和一些藤木,走了一段,路也没有了,蹲踞着高高低低的石块。透过树木的缝隙,可以看到下面流动的江水和不远处陈桥洲上光秃秃的响杨。我们继续跨越大大小小的岩石,走的有些艰难。严君气喘吁吁,终于歇下了。于是我独自继续下行,忽然发现一棵合抱粗的构树上系着一条新缆绳,显然是有人挂上不久的。我抓着缆绳蹬着石罅,下到了江岸。我抬头再看刚才下来的地方,原来是片陡峭的石壁,只不过下面有块巨石支撑,成了天然的石梯。两边的石崖,更是高峻,生满了野藤杂树。也许是江水这雕塑师的神力,临江的巨石都被雕成了光滑滑的卧兽。紧邻水面的是狭长的沙滩,沙细如粉,除印有水鸟的竹叶画,也留有大大小小的游人脚印。不远处,还泊着几条小舟,不时有白鸟从江面磔磔飞过。

  我蹑着江石往南,右顾崖壁,细细寻觅,前行了五六百米,直至江水挡住了去路,仍未寻到王右军的石刻。再掉头往北继续搜寻,约莫走了十来分钟,前面江涛阵阵,路消失在江涛里。可是石刻依然“爱而不见”,我有些焦灼了。这时我看见前面的沙滩上有两对男女在悠闲地散步,其中一个高挑的女孩还用脚戏踢着细沙,我便上前打听。还真问对了人,原来他们两小时前才从石刻那边过来。他们告诉我:从轮渡下来后,直接往南朝山脚走,穿过老军营,到游轮码头边的沙滩,后面的崖壁轻度癫痫病如何治疗效果好 癫痫病的治疗上就刻着王羲之的字。我道了谢,拉着原来那根缰绳攀上山。严君坐在纪念馆前的石凳上,还在与两位当地女子谈笑着。

  05

  下了山,又走了一段长长的沿江大道,才到了已经废弃的军营。红砖砌就的墙上,用白漆刷写的“从严治军”“军民团结”等标语历历在目,附近有许多刺齿凛凛的高大刺槐。其实,我们可从览江亭再往北直接从山上北坡下来,这才是捷径。

  穿过军营,可闻江涛拍岸。再往前,就看到北洄的江水,陈桥洲的洲尾一如巨舰擘开中流。旁边立着蓝色的牌子,上书“和县白桥镇长江水源地一级保护区”。近岸,有一个小巧的游轮码头,边上是比南端更大一点的沙滩。西望,就是高峭的石壁了。

  我们聚精会神,不失一寸地仔细目探,上上下下,寻寻觅觅,终于先搜到了依稀“天门”字样的石刻,虽被藤蔓遮挡,但见字体遒劲,不过看不到年款、名款,不知是何人所书。再寻,则有几处记录水文或游人涂鸦的字迹。我们还找到了一块卧石,颇似石床,石床上还有天然的宛如龙首的石枕,也许某个混江龙在此下榻过。

  终于,在一面稍偏南的巨大石壁上发现到了擘窠大字,我们不免一阵激动。但石刻已不很清晰,上面且被地质队先后用蓝黄两色油漆,刷写上了勘探标志“TPM1”。虽石刻部分残缺,但可以推测这四字应为“振衣濯足”,它们自右向左横向排列,东低西高。“振”字右部的“辰”已完全不见,仅存左部“扌”旁,呈“丰”字型;“衣”“濯”二字保存完整,“濯”下部为黄漆字母覆盖;名款“羲之”的“羲”仅余“戈”,年款似乎不见。

  据晋书:东晋将军殷浩、谢尚与王羲之私交深厚,二人任和州刺史驻军西梁山时,曾先后邀请书圣来赏玩天门。此前西晋著名诗人左思写有《咏史诗八首》,其五便有“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之句,诗中的高蹈隐居之意,恰与此时书圣的心境相合,书圣在此留下“振衣濯足”的题字,也不一定是妄说。

  恰在此时,解甲从政的吴同学打来手机,问我现在忙什么,我答正于西梁山观王羲之的石刻。他立刻兴奋起来,说:“那个地方我太熟悉了,一九八0年我在那里当兵,就时常到那石壁下看字,那时‘振衣濯足’四个字都是完好无缺的。”听罢此言,我的心情有些沉重,即便不是无价之珍的书圣石刻,也有保护的价值,可为何至今连一块简陋的保护牌子也没有竖起?难道要让它全部漫漶崩落,如同书于山壁上李白的《天门山铭》一样归于虚无吗?

  06

  虽已近下午一点三刻,但心中有些沉甸甸的,倒不觉饥渴了。上了渡轮,没有见到面目清秀的长发女大副。原来这边是和县的船,名曰天门山号。十多分钟,天门山号乘风破浪就泊上了东梁山。

  上了岸,走进装潢精致的天门山餐厅,里面几个服务员正在专心致志地打掼蛋,一个胖大僧人在旁观看。问菜饭,厨架上则空空如也,原来是个虚招牌。于是,我们在附近小店买了茶干和快餐面,补给后,从东边的台阶登东梁山。

山东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

  山上有巨大的过江电缆铁塔,下面的塔径有四五米。山顶,有几处石础和门槛的残凳,但这不会是宋孝武帝诏立双阙的遗迹,乃铜佛寺的故址。此处所供的亦是地藏王,其像头部为稀有的凤白铜所铸,故寺名铜佛。太平天国大军来此,寺毁,铜佛头亦被抛掷江中,后为渔人网起,近代僧人遂在山下重建梵宫,再立铜佛。

  东梁山西为凌江绝壁,下面江水汹涌,与采石矶传说李白跳江处的联璧台相似。北眺则是偌大如足球场的沙滩,许多游人在那里享受连绵沙岸的快乐。这时,山下传来了悠扬的钟磬和诵经的声音。

  下山,买了三元一张的门票进入铜佛寺。铜佛寺临江而设,其中的大雄宝殿气势雄伟,金碧辉煌,门楼上的“天门圣境”,乃赵朴初大师特为该寺所书。远观,可见殿宇西枕滚滚江流,南倚松竹交映的东梁山,真乃“古庙依青嶂,行宫枕碧流”。严君虔诚地一一进入殿宇烧香磕拜,并随喜布施,我只能在一旁“弱性蒙心,随喜赞悦”了。最后,他又特地到财神殿,在外面的铜香炉前敬燃了一大把天竺檀香。

  出寺门,见一方颐大耳的比丘,从卖香烛小店老太的瓜子小篮里,抓取大把的南瓜子。等他黄色法衣的口袋装满后,我才拜问他:“大师,此寺古时可来过什么闻者名僧?”他吐出口中瓜子,说:别看这寺不大,但大有来历。新罗国第七代国王金乔觉泛舟渡海,过长江来东梁山坐过禅诵过经。同时代的李白也恰好游历来此,两人相见还互有诗赠。他手指前面的巨大壁画,那上面就有金乔觉赠太白的诗句:“弃却金銮纳布衣,修身浮海到华西”;也有李白所赠的《地藏菩萨赞》:“赖假普慈力,能救无边苦,赞此功德海,永为旷代宣”云云。

  对此,我有些疑惑,金乔觉确实沿长江考察灵山,也去过马鞍山的望夫山(现名小九华),最后选中青阳九华山修炼,发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成为大愿地藏菩萨的化身。李白数上九华山,写有“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的著名诗句。他的《地藏菩萨赞》,当在九华山所写。李白学过道,习过儒,也崇佛,曾自号“青莲居士”,青莲一词即出於佛经《佛说维摩吉经》中的“火中生莲花”一语。他还作诗道:“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诗中的金粟如来是一尊古佛的名号,由诗中似乎可见,李白的理想之一就是将来能立地成佛,这与同代的地藏菩萨的大愿堪称一致。二人相见虽不见经传,但二人有灵犀相通之处,相会论佛作诗不无可能。而是否就在东梁山巧遇,则难以定论了。

  走出东梁山,有些依依之意。我想可以写一篇小文了,题目就叫《穿越天门山》,因为我不仅穿越过两山夹拥的楚江,也穿越了天门山历史的时空。车子出了东江大埂,再回望天门,见有白鸥在江边翻飞,不由使我想起了李之仪咏天门山的词句:“杳杳落,沙鸥数点。”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